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19-01-27 10:56
文史总编

清朝童蒙课本《庄户日用杂字》

— 本帖被 刘文安 设置为精华(2019-02-09) —
  清朝童蒙课本《庄户日用杂字》(全文)
  临朐:马益  著

  人生天地间,庄农最为先。要记日用帐,先把杂字观。
  你若待知道,听我诌一篇。开冻先出粪,制下镢和锨。
  扁担槐木解,牛筐草绳拴。抬在南场里,捣碎使车搬。
  粪篓太也大,春天地又暄。只得把牛套,拉绳丈二三。
  肚带省背鞅,搭腰四指宽。二人齐上绊,推了十数天。
  一个撒着粪,一个就扬鞭。撇绳皮抓口,笼嘴荆条编。
  拖车载犁耙,铲头犁子按。耢条湿的好,索头连横杆。
  蓑衣防备雨,苇笠钉上圈。驴将辔头带,牛把缰绳栓。
  领墒黑罩角,先去耕河滩。耩子拾掇就,种金尖又尖。
  耧斗锤拴好,楼仓板休偏。下首种秫秫,早谷省得翻。
  黍子共参稻,打砘不怕干。棉花严搪耢,芝麻种须搀。
  行说立了夏,家家把苗剜。带着打桑斧,梯杌抗在肩。
  捎桑把蚕喂,省把工夫耽。枝子具绳捆,叶子钐刀删。
  蚕盛多打箔,苇席须要宽。老眠要做茧,簇了用密苫。
  盐须早驼下,入瓮把茧淹。丝还没暇拐,麦子黄了尖。
  场院结实压,苫子秆草编。市上领短工,连割带着担。
  铡开麦个子,勤使蜡叉翻。下晌垛了穗,早晨再另摊。
  明日把场打,麸料牲口餐。套上骡和马,不禁碌碡颠。
  耙先起了略,刮板聚堆尖。扫帚扫净粒,伺候好上锨。
  迎风摔簸箕,扬的蛾眉弯。若遇风不顺,再加扇车煽。
  布袋往家抗,傍里记着签。晒晒才入囤,省得招虫眼。
  一时贪麦忙,地荒草似毡。快着寻工夫,市价百二三。
  晴天上崖做,阴雨锄河滩。急赶到北岭,棉花白泛泛。
  豆角正该摘,豇豆角子干。割谷耪查子,秫秫又中砍。
  黍子凿苕苗,绿豆紧用搬。黄黑豆铺子,好上尽心看。
  惟有荞麦晚,打来折子圈。苘麻才杀来,还没把头删。
  好麻几捆子,也得下水淹。待去摘冬瓜,月工来要烟。
  来家取火纸,又到晌午天。饭锅才烧滚,鏊子支上砖。
  和面速赶饼,菜蔬盛几盘。盆碗刷洗净,磁罐将绳拴。
  筐里放勺子,拿过担杖担。忘了拾上筷,梃子使不堪。
  看坡领着狗,黑夜省胡窜。一时贪秋忙,没到菜园边。
  葱蒜芥末韭,卷心白都干,秦椒茄子瓠,王瓜老了酸。
  生菜曲曲芽,君当不稀罕,萝卜栽畦脊,茼蒿最怕干。
  芹菜得早种,辣菜喜晚天。菠菜共芫荽,窖着过年餐。
  扁豆爬薄幛,草麻在园边。金针续根菜,椿芽年年扳。
  蔓菁秋肯长,苔菜春里鲜。园边栽些菊,黄白不一般。
  挪在盆子里,开来色色鲜。摆列条几上,屋里也壮观。
  贪讲园中话,月工来要烟。谢犋就种麦,那得一日闲。
  行说寒风至,身上一挂单。夏货全无用,换些夹的穿。
  棉花纺成线,速叫机匠牵。巴结织成布,不要疼染钱。
  染青做外套,蓝的做袍穿。裤袜俱棉厚,大鞋底用毡。
  羊皮暖帽子,那怕大雪天。闲在家里坐,小袄套布衫。
  袍子套大袄,绉子靴卷尖。观音兜一个,蒙头并护肩。
  有这几件子,冷点不相干。少小在须里,穿得怕单寒。
  押风套着袄,暖袖冻不番。棉鞋满洲袜,脑袋遮了肩。
  烘子盛炭火,念书也心安。煤渣炉虽好,生火大冒烟。
  小妮在怀里,抱着还叫唤。单布围裙子,尿下晒肯干。
  花布盐旮旯,袄是蚂蜡鞍。缎子虎头帽,狗皮做袜穿。
  支盘火龙炕,面子铺方砖。去了藤縻枕,凉席卷一边。
  头枕印花布,被子褥子毡。冷热都不怕,实在是好山。
  若不好上过,如何能这般。生财由大道,勤人不肯闲。
  山茧买下些,蛾口练成棉。棉花轧去种,速叫大弓弹。
  男女齐下手,不要坐着玩。织成绸子布,不穿兑成钱。
  先要把粮纳,余钱把身翻。买上群廓落,冬天好踹栏。
  待买百麻山,十月才省钱。养猪图攒粪,挣钱是枉然。
  达张铁粪叉,买个荆条篮。早起拾大粪,春季种庄田。
  牛棚早挡了,秫秸排个严。不漏雨和雪,可以避风寒。
  草根堆成块,预备好垫栏。谷穰和谷糠,喂牛不甚甜。
  夹皮搀麦糠,吃个肚儿圆。得空拾柴火,早起磨下镰。
  觅汉领几个,车运似旱船。不管干和湿,一总往家搬。
  制下好几垛,尽供灶底烟。黏粥小豆腐,煎饼随时摊。
  蒸些荞麦角,蘸着蒜泥餐。烧汤泡干饭,糊饼也休嫌。
  面饼大犒赏,豆腐小解馋。说的咱家话,财主却不然。
  弱人服参汤,肚壮吃黄连。清晨用点心,晚晌吃糖圆。
  夏天鸡如面,鸡蛋和肉丸。麻汁调凉粉,各样材料全。
  冬天肥羊肉,烧黄酒数坛。狗肉常常用,牛肉蘸醋盐。
  血肠脏腥气,肝肺买一连。芥末调肚子,蛋是淹半咸。
  南湖金色鲤,鳞刀爱尝鲜。对虾并蟹子,买些不疼钱。
  围心肉一块,鹅鸭鸡相连。金华腿好吃,肘蹄烂才黏。
  奶猪奶羊羔,烧煮盛大盘。解手刀子片,蘸着酱油餐。
  鹿筋沙鱼翅,参鲍肉丝鲜,驼蹄与熊掌,猴头燕窝全。
  那怕天鹅肉,说要也不难。野鸡兔子蒸,拿着不稀罕。
  烹茶须叶好,第一数六安。松萝和武彝,假的不值钱。
  南果为茶佐,橘饼共香橼。瓜钱麦门冬,荔枝和福圆。
  青梅南葡萄,闽姜辣又甜。榧子长生果,糖饯佛手柑。
  山楂桃杏李,红黑枣二般。石榴霜柿饼,榛栗核桃圆。
  白果名银杏,壮丽天下传。油果千张饼,满洲馍似拳。
  二
  糖培芙蓉枣,薄脆月饼圆。酥锭梅云桂,碎果有长团。
  样数多不过,一霎难说完。明日去赶会,件件置办全。
  簸椤院子有,笊篱桑条编。酒篓分大小,筛子不一般。
  刖刀铁匠打,泥板把儿弯。窑匠买了去,挣钱赚粮餐。
  锛凿锯斧锉,木匠有往还。锄杠和锄刃,酌量锄钩按。
  熨斗大的好,烙铁不用宽。剪子京式样,广针鼻头尖。
  有这几件子,省把裁缝搬。头绳称几两,家下整容颜。
  木梳忌按齿,篦子仔细参。贪买零碎物,无剩盘费钱。
  来到木货市,牙床列两边。门窗随人意,梁檩分直弯。
  抽头香几样,箱子喜鳔粘。板凳满洲杌,椅子柳木圈。
  大的是帑柜,小匣称火烟。食盒许多用,佃户要赏钱。
  案板买一页,树根也休嫌。矮桌交叉子,家常日用间。
  捎着俩格子,家去把机牵。这件寻常事,嫁娶两周全。
  娶亲赁花轿,五彩色色鲜。轿夫穿皂衣,个个正当年。
  宫灯与高照,挑在半空悬。旗锣头里走,伞扇在后边。
  轿夫用一对,吹手雇两班。管家十数个,撒袋弓上弦。
  几个把刀勒,标子用长班。看马被鞍笼,盖路夹红毡。
  前拥后护的,像个八品官。新郎穿细缎,靴帽好新鲜。
  宫花头上戴,身披红盖蓝。媳妇看绫锦,浮衣呢子毡。
  头戴珍珠翠,狄髻妙常冠。围花金银打,箍子鸾凤悬。
  响铃云肩上,飘带是八仙。挑牌索子系,钗环风头簪。
  不论贫和富,难以凑办全。首饰无多用,假的就省钱。
  男婚小登科,不是瞎弄暄。冠婚安八品,原是理当然。
  新人坐芦帐,官客到席间。方才让了坐,管家装上烟。
  茶罢换上酒,蔬菜往上传。鲜菜第一品,一连四大盘。
  大小十二碗,饭须两三餐。席终官客散,嫁娶两周全。
  人生喜幸事,这是第一番。贪讲人家话,大事上心间。
  早晨二十二,辞灶在眼前。糖光称几钱,黄面烙几盘。
  烧香贡神马,迭镙化银钱。奠酒辞了灶,拾掇置办年。
  蒸糕用黄米,加枣助味甜。发面蒸馍馍,多多揣几拳。
  诸般供养菜,少嗄把集赶。量上些粮食,粜来好使钱。
  花椒茴香有,就是少粉团。海蜇麒麟菜,虾米大的甜。
  香蕈与竹笋,鲁耳称几钱。想着请门神,画子捎几联。
  先买对子纸,丹红砂绿全。花笺共黄表,锡箔不用言。
  蜡烛称几斤,爆竹买两盘。茂陵盅一块,碟子要花蓝。
  汤匙不要紧,壶要扎里全。硝黄砂捎点,好对花药玩。
  将把新年过,衣服要周全。嘱咐截紫绉,要把靴口沿。
  手帕乌绫好,膝裤宝石蓝。带子红绦纲,官粉四五钱。
  梭布七八寸,铜扣买连环。妮要坠子带,小要核桃玩。
  一阵胡吵闹,令人不耐烦。好歹溷混罢,那的乜斜钱。
  总有几千吊,也是买不全。几句俗言语,休当戏言观。
  专心记此字,落笔不犯难。

  这本书的作者,是山东临朐县七贤镇胡梅涧村一位清朝初年的老秀才马益著编写,马益著(1722——1807年),字锡朋,一字梅溪,他出身于农民家庭,赋性聪颖,十岁能属文,及长博学多闻,兼习杂家艺事,无不精妙,却怀才不遇,屡试不第,只于1757年(清乾隆二十二年)得岁贡,因此受到乡绅的讥讽嘲笑和父辈的责备,一次其父训斥他:"文不成才,农不识谷,一生何以为计。"不公正的舆论和压力使他积怀难释,愤然执笔写成《庄农日用杂字》,以泻心头之恨,以堵他人之嘴。这本书写于乾隆末年约五十岁以后的三十几年间。光绪年间为重新刻印,书的扉页上注明:"光绪丙申重锓"."锓"指刻版,"光绪丙申"即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;并注:"校正无讹",即经过校正,没有差错;落款"成文堂梓",是成文堂刻版印刷。
  马益著耕读一生,终身布衣,年逾八旬尚勤奋著作。除著有《杂字》外,还有《四书声韵编》、《无牙诗解》、《诗韵撮要》、《水灾传》、《佐酒谐谈》等十几种,皆曾行抄于世,可惜后来多已散失。
  这位马老先生,很通晓农家知识,写得通俗生动,意趣盎然。全书474行,2370字,一韵到底,保持了民歌押韵特点,无一句牵强。
  这一点,就是今天,一般诗作者也较难做到。内容涉及农家百科,但连接自然,且形象,有故事性。
  此书从春耕、夏锄、秋收、冬藏,写出一年的农事活动,中间也写到饮食起居,男婚女嫁,既有生产知识、经验介绍,又有当地习俗的反映,以庄户语写庄户事,曲尽其妙,雅俗共赏,由于适合农民的需要,又琅琅上口、易记易懂,故一经问世就受到广大农民的热烈欢迎。
  在农村作为启蒙读物的过程中,临朐大广尧村老师白启宗在杂字尾加入如下四句: "四百七四句,一本杂字完。河东马益著,编传万万年。"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文存经典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