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19-06-06 13:32
文史总编

桂河的源头在方山

  桂河的源头在方山
  文/马洪奎
  早先,孤山爷和方山爷是好友,还是棋友,免不了隔三差五就要互访小聚。可总是在孤山聚多,方山聚少。为什么?就因为整个孤山景色秀美,细流涓涓,草木葱茏,庄稼茂盛,物阜民丰:山前双泉涌流,四季不竭,鱼游鹅戏,鹭飞鸥唱,堪比趵突;郭齐洼辽阔平坦,水田相交,肥沃无比,荷红树绿,草茂粮丰,亚赛江南;山后沟壑纵横,大桥横跨,连接进京大道,桥下激流湍急,轰轰作响,桥上行人不断,繁荣热闹。整个孤山,山青水秀,秀丽无比。更加山顶上有一清泉,雨季不溢,旱时不竭,甘甜凛冽,在泉边弈棋品茶,清新怡人,岂不快哉?再看方山却是另一番景象:人们总说山顶有水,人头有血,山有多高,水有多高,可偏偏方山就不一样,山是干的,地是旱的,满山稀稀拉拉几棵树,半死不活;更有大片裸岩麻岗,寸草不生;山东坡仅有的一条山峪,常年无水,干的冒烟,被戏称老焦峪;山西北有一平台,地势高燥,每到夏季,蛇虫子也不敢往上爬,俗称鏊子山;就连方山爷吃水,也得到山下村里去挑。在这样的环境下会友奕棋,自然大煞风景。方山爷做梦都想,方山也有一个山泉,滋润方山,泽被四方。他只恨自己虽身居神位,却法力有限,不能点化出这么一个山泉。孤山爷对方山的干旱之苦也如同身受,只是爱莫能助。
  这一天,两人又在孤山相聚,少不了又是在泉边品茶对弈,谈笑风生。期间,方山爷又流露出对孤山水脉的赞美和羡慕之情。
  打趣说:"您若能将这山泉借我用些时日就好了。"
  孤山爷笑着说:"今天你若能连赢我三盘棋,我就把这个山泉送给你。"
  "我若输了呢?"
  "你若输了,再来我可就不管水喝了。"
  方山爷一听就来了精神,
  问:"当真?"
  "当真!"
  "一定?"
  "一定。"
  "啪,啪。"两人当下击掌,以表信誓。
  平日里两人棋艺相当,互有输赢。这次方山爷赢水心切,当然使出了浑身解数,步步谨慎;孤山爷有意相帮,自是陋招频出,暗中相让。时间不长,方山爷连赢三盘。
  "佩服,佩服!这个山泉归你了。"孤山爷起身祝贺。
  "多谢承让,我就不客气了。"方山爷喜不自胜,躬身施礼。随即取出汗巾,将山泉包好,四个角一系,提在手里。
  回方山的路,本应从山前直走。因怕郭齐洼道路泥泞,脚下有失,方山爷改走远路,从山西头龙洞旁范家裕下山,过仙人桥,经官山北,火石山子后,草山子西往南拐。谁知到拐弯处时,汗巾已经湿透,有水不断滴落下来,方山爷只得加快了脚步。至王家大山西侧时,不小心被石块一拌,一个趔趄,泉水洒出了一些,方山爷心疼不已。从此,自火石山子以西,东山里村往南,直至方山,水脉奇浅,一溜山根,多处有浅泉细流,在王家大山西侧,更有一股水桶般粗细的清泉,常年喷涌,这就是有名的吴家池子。据说,这都是方山爷这一路拉拉下的。
  方山爷急匆匆赶回方山,小心地把山泉放置于庙堂前。只见泉水像生了根,发了芽,迅速生长,泉水咕嘟咕嘟往外冒,一直流到山下。方山爷这个乐呀!第二天围着山一转,只见到处湿漉漉的,平地里不时有细小泉眼涌出,以往的旱相不见了。
  日子久了,方山庙后一洼塌处,成了一片水湾,水草茂密,蛤蟆乱蹦,人们都叫蛤蟆塘;山后一处小溪,围羊奶子山一圈,形成几个水塘,鱼鳖虾蟹,应有尽有,鸥鹭成群,莺鸣雀唱,人们常来休闲垂钓,这里至今还叫钓鱼台;这股水顺羊奶子山东侧顺势急下,近似瀑布,人们就叫做降沟;流水在鏊子山东南角打了一个旋,汇成了一个大水潭,深不见底,鱼虾群聚,被人们形象地叫作腌鱼瓮;山西坡几条沟壑汇聚,水顺势流向西北,形成一条河流,这就是小丹河;山东坡干巴巴的老焦峪,也在悬崖上冒出一股清泉,径直往东北流去,这就是大圩河的发源地。往日的干旱已不见踪影,方山爷趁机植松柏种杂草,栽野花移灌木,使整个方山变得郁郁葱葱。更为喜人的是,山周围村庄也得以滋润,草茂粮丰,一派喜人景象,方山爷更是喜不自禁。
  这一天,方山爷忽然想起,近来由于忙于打理方山,已很久没有拜访孤山爷了,也不知孤山现在的情况怎样?咱可不能得了人家的好处就忘了人家。想到这里,一大早就急忙往孤山赶去。
  至山顶庙堂,怎么也找不到孤山爷的踪影。等了约半个时辰,只见孤山爷从西边山下挑着一担水,气喘吁吁地爬上山来。见方山爷在此,慌忙说道:"不知方山爷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得罪,得罪!"
  方山爷连忙接下担杖,问道:"你这是到哪里担的水?"
  "丹河。自打山顶上的泉水被您赢去以后,我这里便断了水,吃水也得到丹河里挑。"
  方山爷见此情景,满面羞愧,忙说:"对不起,辛苦您了。"
  "我辛苦点无所谓,倒是苦了山四周的群众。您看,原来的泉水没有了,连郭齐洼也干的快成荒漠了,可怜我这满山的草木,也所剩无几了。"
  方山爷往四处一看,可不,原来满山草木葳蕤,鸟语花香的喜人景象不见了,严重的干旱,与原来方山的景象大同小异。
  只怪自己一时考虑不周,起了贪心,拿走了人家的泉水。急忙说:"对不起,我这就把泉水还给你。"
  "那可不行,泉水是你赢的,咱有言在先,也曾击掌为誓,岂能反悔?" "下棋本来就是玩,玩笑话不用当真。""不可不可,世间凡人都讲究诚信,"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",更何况我们仙班。你下棋赢我山泉的事,早已传遍人间。我等山神虽小,也在尊位,若言而无信,出尔反尔,传扬出去,有何资格在此为神?"
  "那我就将泉水一分为两,各用一半。"
  "一滴也不行。您的盛情我可以领,但水不能要,那将陷我于不仁不义。不必多讲,你若果真送来,我就把它扔向北海,从此你我断绝来往。"
  争论再三,方山爷见孤山爷态度坚决,没有商讨余地,只得作罢。
  回到方山,方山爷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看看自己这里山清水秀,这原本是孤山应有的,自己却因一句戏言当了真,硬生生把别人的泉水据为己有。原想一个小小泉眼,只是解决自己的吃水问题,对孤山不会带来什么影响,可没想到这神奇的泉水在给方山带来无限好处的同时,会给孤山带来这么严重的灾难。这损人利己的事,自己怎么就做的出来?又仔细回想起当时的情形:论棋艺,自己并不高于孤山爷,有时甚至输多赢少,至于连赢三盘,更是从来没有的事,莫不是孤山爷有意相让?越想越不对劲,越想越恨自己做的不妥,应该把山泉归还人家。可看看孤山爷的态度,说什么也不要。怎么办?方山爷考虑再三,既然不能明送,那就只能来个暗还。
  主意打定,这天趁着夜黑,方山爷将山后腌鱼瓮的水潭扒开一道口子,将水流沿毛家山西侧,经郭齐洼直奔孤山,沿着山根朝东,再折往北,又朝西引。本打算绕孤山一圈,但走到山后时,天将黎明,忽然听到孤山爷咳嗽声。怕被发现,引起争执 ,只好将水头向北一甩,任他流去,自己悄悄地回了方山。
  事后,方山爷暗中沿途察看,只见一条小河奔腾跳跃,欢快的向北流去,汇合沿途小溪,水越来越大,至孤山根时,已河宽百丈,水深没膝,两岸花红柳绿,整个孤山已恢复了当日生机。见目的达到,自是满心欢喜。
  过了一些时日,方山爷又到孤山玩耍,见孤山爷兴高采烈地欣赏山边景致。两人寒暄已毕,自然谈到这最新出现的河流,孤山爷问是否方山爷所为,方山爷矢口否认。孤山爷联想到几次暗地里去方山察看,见山泉尚在,四周湿润依然,这次又当面否认,也就不好再说什么。
  孤山爷又说:"这么好一条河,总得有个名字吧?"
  方山爷想,这条河本来就是自己归还孤山的泉水,应取名归河。脱口说道:"我看就叫归--"
  "归什么?"方山爷见说漏了嘴,急忙打住。就在这时,河边一阵桂花香气袭来,急忙改口道:"我是说,你看这河流两岸,景色迷人,桂花飘香,就叫桂河吧。"
  "好一个桂河!"两位山神哈哈大笑。
  自此,这条河就有了"桂河"这个响亮的名字。
  这正是:
  山神弈棋定博彩,
  碧泉移至方山来。
  造福莫损他人利,
  滔滔桂河寄情怀。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朱刘频道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