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20-09-27 18:23
文史总编

诗探索丨山东淄博诗人小辑

    诗群丨山东淄博诗人小辑
    原创 诗探索
    -
    多么平凡的一天
    杜立明
    今天,多么平凡的一天啊
    我在这个年龄活着,夕阳
    故意停在那儿不动了
    所有人都跑得那么快,我在马路中央
    像没有电了的钟表的指针
    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跑出自己的身体
    你对于我,只是一个传说
    太阳每天都把自己杀死一回
    死亡如此红火
    我只想停下来听听那个叫我的声音
    所有的汽车在我身后按着喇叭
    我严守和这个世界的合约
    在最美好的时间里遇见你
    按照规定的时间老去
    我们只是一件会旧的装饰品
    今天,多么平凡的一个黄昏
    我这个不知孤独为何物的流浪汉
    竟然无比欣喜
    我发现了天地间的大秘密
    鸟努力飞上去,想要按下黑暗的开关
    此刻,我发现,我离开我了
    你是最后的那首诗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杜立明,1972年生人,籍贯聊城,现居淄博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《山东文学》编辑,淄博市作协副主席,淄博市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,淄博市首届签约作家。着有诗歌集《五月的最后一天》《四月》《我的诗经》,童话集作品《不是所有的怪物都是坏的》。
    -
    在人间
    马累
    那应该是去年冬天的一个傍晚,
    我和女儿来到乡下父母家,
    我记得那个夜晚晴朗、寒冷,
    虽然风雪吹断了村里的电线,
    但借着满天的星斗,我们依然
    能够看到村庄里透出的点点烛火。
    我们就站在村北的土山上,
    呼吸着清醇的空气,看着
    黑暗里的村庄,直到
    风吹麻了我们的脸颊。
    那些微弱的光像从天上掉下来的
    星星,更像是我们曾经思念的
    一些人的眼睛,我们相互看着。
    我对女儿说,那就是人间。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马累,原名张东,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山东淄博。主要作品有《鲁中平原》《黄河记》等。参加第27届“青春诗会”。曾获《人民文学》“青春中国”诗歌奖、《诗神》诗歌奖、中国“红高粱”诗歌奖、山东文学奖等。出版诗集两部。
    -
    秋点兵
    周孟杰
    安营吧,众将,三千秋风的阵帐
    马蹄踏不破啊。
    草木的疆场挂上我眉角霜,落叶的塌陷
    埋下边关第一道寒
    战鼓让它息声吧,众将,我的山摇地动
    不是鼓槌破,阵攻破
    是江南千江月,被我的小乔弄破
    .
    大漠在此,大风在此,大军在此
    我的令箭深藏秘密,每缕风都识不破
    莫要问,众将,纸里包住的烈火
    不可说
    三更造饭,五更开拔,我和秋天共筑
    的壁垒只许向前
    .
    东风不破,西风不破,秋风不破
    剑指处苍天已破
    宜穷追,众将,一副好男儿的身板可补天可蹈火
    可策马取贼首
    众将,秋霜在侧秋寒在身
    我只向沙场交出马蹄与弯刀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周孟杰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鲁迅文学院第23届高研班学员。在《诗刊》《星星》《诗歌月刊》《诗选刊》《文艺报》等刊物发表诗歌,出版诗集五部,诗歌入选《中国当代诗歌精选》《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》多种文本,曾获中国公安诗歌年度诗人奖等。
    -
    七月
    撒容
    七月,雨水丰盈
    我行走在去往西千的路上,
    “由死者缔约的
    白色宁静,本能称作勇敢”
    再次复述,温柔和盛誉,飞天的舞娘,
    紧那罗,颜色褪尽。
    蹁跹者挥舞有毒的刀子,
    你要的繁盛,被关在往世,
    它们只对来世掀开帷幕,
    露出犄角,
    除此,一无所有。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撒容,山东省作协会员。生长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,现于山东理工大学任教。作品散见于《绿风》《星星诗刊》《散文诗》《扬子江诗刊》《散文百家》等刊物。着有《撒容诗文精选》,诗歌合集《点燃》。
    -
    落日的根须
    墨菊
    我不指望你能明白,落日的根须
    扎疼了我的锈色
    我甚至不指望原野是真正的原野
    庄稼和野草、雄鹰和虫豸
    在大地和天空上留下痕迹又一一擦去
    .
    昨日,那一场大雪刚好
    填补了天地间的空白
    .
    我留在大雪上的脚印,你不必捡拾
    不必在意黑夜中固执地动身
    大雪松软地覆盖着冻土
    更远处回荡着神的脚步
    我听见,原野在大雪中苏醒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墨菊,本名王维霞,山东德州人,现居山东淄博。在《诗刊》《星星》《诗选刊》《诗潮》《飞天》等发表作品。着有诗集《偏爱》。
    -
    深秋赋
    高雷
    重阳节,那个登高的人回到平原
    他独自陷落在深秋刚好满月
    他气色苍白,像初霜在蒹葭之上
    像日出在晨曦中迷茫
    .
    你的泪水中看不到她,这个秋天意味深长
    你尝一口秋天的酒,像雁一直往南飞
    秋天开始更换彩色的衣裳
    .
    湖水开始从你的身体上攫取温暖
    相比躁动不安的夏天,秋天更爱你
    爱你血液里的寂寞和孤单
    .
    “我们从毛栗中剥出时间教他说话,”
    你说“不要在喝了蜂蜜后,要平常。”
    秋天再深,也不及爱半分
    你们的镜中花朵还在
    .
    天上村落下发的请柬
    还一直安放在心头
    去日苦多,不知从何说起
    秋天把离别当做壮行
    一边撕扯,一边歌唱
    .
    古典的日落马车按上了马达
    夏天成为故事,一阵秋风把心脏
    狠狠地攥了一下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高雷,生于20世纪七十年代。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、淄博市诗歌学会副主席。作品结集出版《远方女子》《时间书》等;主编《山东诗歌30年》《中国诗歌1970》等选本。现为山东大家境界美术馆馆长。
    -
    蚂蚁·骨痛
    宫雷
    不让蚂蚁知道我们也是蚂蚁。不让齿痕一幅幅向磨断的信条热轧。
    虫鸣密密麻麻,两张脸无视缩小相貌的镜子。从穴居中跃过泪的囚笼,
    隐秘口器掺进多糖,接下来易手化成水的碎心领地。
    阴霾足够盖住眼眶。季节和经济败笔层层叠叠,财富票据比你体壁还高。
    半空一条条荒径踩低另一幽明异路。城市撒网,花粉骄矜,
    生育风暴丢下砍刀,我们捧着各自的白卵逃跑。在立锥之地深呼吸、
    守夜、扶正触角,暂无问西东。当饥饿回填石缝,草甸给游离者昭示,
    共存进程伸向终点外部。口袋,倒空负数。当恶之花恶化,
    细足和泥潭涉险更多矩阵。公差尚在缩减,匮乏的反思仅勉强粗通一串表象。
    寄托孤峰孑立,鸟迹向上提着,传音追风筝、熬口舌爆炸的结晶。
    经过沦陷后我们带电、被重构,黑衣被乌云般的时间回弹成无涯之幕。
    虎口处一枝笋尖:鲜嫩的钉子撑起高架的树冠。低鸣干燥如柴,
    所有植物率先持灯翻找混淆回声的对话。迷茫是幻术吗?如果走丢,
    就退到变成人的影子里。换位瞑坐,身下相系的长根扭结盘互,
    满月炼化星喷篝焰。人群飘来飘去的剖面像篱笆。
    短的隔阂,可能是我们支付攫取精神场所赢利的骨痛。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宫雷,七零年代生。1990年开始在《诗神》《山东文学》《黄河诗报》等发表作品,并入选多种诗集。停笔十年后于2009年恢复创作。诗作散见网络及《汉诗界》《时代文学》等纸刊。出版诗合集两部。
    -
    除夕
    孙晓军
    “春风穿着旧衣服”,
    喜悦无辙可循。
    .
    通往菜市场的路上,皆旧事物。
    临近春节,路面,越来越多的亮光。
    .
    石头开花。
    霜挂林木高处。
    .
    哑巴依旧用两个音节赞美:
    食指尖上绽放,
    阿巴,阿巴。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孙晓军,1971年出生于山东齐河。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散见于《诗刊》《扬子江诗刊》《星星诗刊》《绿风诗刊》等。着有诗集《梦幻的光焰》等。现居淄博。
    -
    母亲
    高君
    那些年,每每我回家
    母亲训诫最多的一句话是:
    “我经过的桥,
    比你走过的路还多!”
    不知何时,再也听不到了
    尽管叨念依旧。
    我常常看见她,戴着老花镜,仰着头,眯着眼
    却怎么也不能把手中的线
    穿过针孔的另一端。
    无奈中,向我投来求助的眼神
    我清晰地记得,那眼神
    像一块荒凉的石头,将一面无形的玻璃
    击得七零八落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高君,本名高军,山东淄博人。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作品见《诗选刊》《山东文学》《红豆》《延河》《芒种》等。
    -
    我亚麻色的母亲
    孙方雨
    我盘腿坐下来,见到了与眼齐平的
    黄玉米,光线正筛过它们。
    我亚麻色的母亲,她把头
    深深埋进了金黄——
    .
    从前发生过一次,四十年之前,
    我正在出生,那儿也有黄色的光。
    虽然看上去暗淡,但绝对纯洁,
    那使一切熠熠生辉的器官,
    它繁衍了我们的姓氏,以至于
    无穷无尽——
    .
    我亚麻色的母亲,黄金的玉米和谷物,
    敞开了秋天的粮仓——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孙方雨,七十年代生于清照故里。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学生时代发表诗歌,后搁置多年,2009年重新拾笔,先后在《星星诗刊》《山东文学》《天津文学》《时代文学》《文学港》《诗刊》《诗选刊》等刊物发表作品。着有长篇小说《滑向青春的利器》和散文集《水上的家园》。现居淄博桓台。
    -
    静远
    杨宝春
    白茫茫的一片
    立春后,飘雪是不是一件好事
    谁都无法给出明确的回答,雪落得格外无力
    仿若各处传来的消息。从未有过的无奈与无解
    压抑着悲风戏雪的情节
    百草回魂,依附于呼吸困难的夜
    早晨,突围的阳光无法推开扼紧喉咙的疼
    穿过病入膏肓的沉寂与雪色,刺进
    一群鸟的哀鸣里
    每一粒雪都像细碎的白骨,委身于尘世
    ———忧患,疾苦
    而我,所做的事情大都虚妄
    除了读几页书,码几行没有药效的字
    只能将烟灰慢吞吞地弹到阳台上的桂花树下
    将白茫茫的街道渐变成灰黑的
    直教人间的生死无言以对
    -
    作者简介:杨宝春,70后男性公民,淄博市作协会员,偶有诗作发表于文学刊物。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精品妙文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