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20-10-29 14:17
文史总编

/李泓卫丨门前的古槐

  门前的古槐
  文/李泓卫
  抚摸黝黑粗糙的外衣,仿佛能感知它跳动的脉搏,仰望瘦骨嶙峋的躯干可以领略饱经沧桑,无数个风雨瓢泼,即使电闪雷鸣也无法撼动它坚守的承诺。
  它像一位忠贞不渝的,日夜守望的老者,唐宋元明,悠悠岁月,硝烟战火,永不退缩,欣逢盛世,它成了见证历史的楷模。
  儿时的我,就是在这棵古槐树下听着爷爷讲的革命故事长大,顽皮的我有时甚至会把爷爷磨蹭到深夜,疲了倦了就躺在爷爷散发着浓浓的香烟味的怀里舒舒服服的睡着,每每想起总是那么不舍,满满的幸福的味道,失去的永远是最珍贵的回忆,曾经的过往留给了翻花的浪波。
  爷爷虽已故去,可陪伴他的历经了几百年的古槐犹在,这也是我魂牵梦绕永远也放不下的乡浓和牵挂。常记得爷爷拿个马扎坐在古槐树下,悠闲地抽着长长的津津有味的大烟袋,不会错过这正是我最渴望的时刻,因为也只有这个时候爷爷才有心思给我讲故事,扶着古槐摸着我溜光的头皮便有了感觉,讲起故事来就像缓缓流淌永不停歇的小河,“有一天一个做了坏事的妖兽被雷公追到老槐树下就是不出来,雷公无奈为了铲除妖孽隐痛将一颗巨雷劈下,妖兽死了,古槐却被劈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,至今不能愈合。”爷爷说到动情处,那一本正经的可怕的样子吓得我直往他的怀里钻,看得出他也略带感伤的样子,是心疼那棵古槐吗?还是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?不得而知,我带着质疑的眼神看着爷爷,打破砂锅问到底:“爷爷!爷爷!那槐爷爷还疼吗?”爷爷看着我可爱的样子会心的笑了,“傻孩子这是故事不是真的,不用害怕,只要听话雷公爷爷会喜欢你的。”刚说完爷爷就又深吸一口大烟袋,四处弥漫的浓烟呛得我连连的咳嗽,意识到这一点爷爷赶忙停下,这就是爷爷对我最朴实的爱,正是因为我的天真和调皮让爷爷即使在晚年也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!
  战争年代也有一个非常可笑的故事至今难忘,在古槐的东边有条小河,我们都管它叫“沙沟”,在河的西边有个用土堆起来的高坡,为的是每年汛期不至于水漫河堤,淹了这小小的村落,“有一天两个小鬼子骑着枣红色的战马巡视至此,由于不熟悉地形,只顾东张西望,到处查看的时候,一不留神被坡上探出的槐树枝子横扫下马,那狼狈劲是连滚带爬,疼的小鬼子叽哩哇啦不知嘴里说的是啥?”爷爷眉飞色舞的说着,现在想起感觉比刘兰芳的评书还要精彩,此时的爷爷正在菜园地里干活,看的真切却没敢吱声,聪明的爷爷马上蹲下,唯恐小鬼子发现,如果发现那还不得枪杀,小鬼子四周看看无人便没了脾气,拍拍屁股骑马离开了。爷爷虽是习武之人可就是惧怕小鬼子手里的真家伙,看到这情景爷爷在菜地里偷着乐,可解了心头之恨,这也算槐爷爷为革命战争立下的赫赫战功吧!
  直至今天古槐依然像一位资深的老者,坚守在那个熟悉的岗坡,无时无刻不在翘首企盼,似乎是在等着我的归来,一起享受大烟袋冒出来的浓浓的吹烟,熟悉的味道永远是我最真切的怀念······
  文/李泓卫
  抚摸黝黑粗糙的外衣,仿佛能感知它跳动的脉搏,仰望瘦骨嶙峋的躯干可以领略饱经沧桑,无数个风雨瓢泼,即使电闪雷鸣也无法撼动它坚守的承诺。
  它像一位忠贞不渝的,日夜守望的老者,唐宋元明,悠悠岁月,硝烟战火,永不退缩,欣逢盛世,它成了见证历史的楷模。
  儿时的我,就是在这棵古槐树下听着爷爷讲的革命故事长大,顽皮的我有时甚至会把爷爷磨蹭到深夜,疲了倦了就躺在爷爷散发着浓浓的香烟味的怀里舒舒服服的睡着,每每想起总是那么不舍,满满的幸福的味道,失去的永远是最珍贵的回忆,曾经的过往留给了翻花的浪波。
  爷爷虽已故去,可陪伴他的历经了几百年的古槐犹在,这也是我魂牵梦绕永远也放不下的乡浓和牵挂。常记得爷爷拿个马扎坐在古槐树下,悠闲地抽着长长的津津有味的大烟袋,不会错过这正是我最渴望的时刻,因为也只有这个时候爷爷才有心思给我讲故事,扶着古槐摸着我溜光的头皮便有了感觉,讲起故事来就像缓缓流淌永不停歇的小河,“有一天一个做了坏事的妖兽被雷公追到老槐树下就是不出来,雷公无奈为了铲除妖孽隐痛将一颗巨雷劈下,妖兽死了,古槐却被劈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,至今不能愈合。”爷爷说到动情处,那一本正经的可怕的样子吓得我直往他的怀里钻,看得出他也略带感伤的样子,是心疼那棵古槐吗?还是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?不得而知,我带着质疑的眼神看着爷爷,打破砂锅问到底:“爷爷!爷爷!那槐爷爷还疼吗?”爷爷看着我可爱的样子会心的笑了,“傻孩子这是故事不是真的,不用害怕,只要听话雷公爷爷会喜欢你的。”刚说完爷爷就又深吸一口大烟袋,四处弥漫的浓烟呛得我连连的咳嗽,意识到这一点爷爷赶忙停下,这就是爷爷对我最朴实的爱,正是因为我的天真和调皮让爷爷即使在晚年也享受到了无比的快乐!
  战争年代也有一个非常可笑的故事至今难忘,在古槐的东边有条小河,我们都管它叫“沙沟”,在河的西边有个用土堆起来的高坡,为的是每年汛期不至于水漫河堤,淹了这小小的村落,“有一天两个小鬼子骑着枣红色的战马巡视至此,由于不熟悉地形,只顾东张西望,到处查看的时候,一不留神被坡上探出的槐树枝子横扫下马,那狼狈劲是连滚带爬,疼的小鬼子叽哩哇啦不知嘴里说的是啥?”爷爷眉飞色舞的说着,现在想起感觉比刘兰芳的评书还要精彩,此时的爷爷正在菜园地里干活,看的真切却没敢吱声,聪明的爷爷马上蹲下,唯恐小鬼子发现,如果发现那还不得枪杀,小鬼子四周看看无人便没了脾气,拍拍屁股骑马离开了。爷爷虽是习武之人可就是惧怕小鬼子手里的真家伙,看到这情景爷爷在菜地里偷着乐,可解了心头之恨,这也算槐爷爷为革命战争立下的赫赫战功吧!
  直至今天古槐依然像一位资深的老者,坚守在那个熟悉的岗坡,无时无刻不在翘首企盼,似乎是在等着我的归来,一起享受大烟袋冒出来的浓浓的吹烟,熟悉的味道永远是我最真切的怀念······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鄌郚文学 鄌郚文史
回复 引用 顶端
刘文安 [1楼] 发表于:2020-10-29 14:18
文史总编
  水是故乡好,月是故乡明,每当细数高崖的家珍,敬仰之情在心中总是油然而生,高崖的过去,家乡的辉煌,明楼,围墙,魁星楼,玉皇庙,当铺,……汶孟二河交汇,形同二龙戏珠,真可谓,山青水秀,地灵人杰,明朝的鸿胪寺丞,清朝署理两县的知事,民国初年的同盟会员,参加抗战的八路军战士,莘莘学子,学贯中西,教授、学者、中科院士,秦馨菱,秦西灿,彼得,西炫,华堂,文中,明堂,伯兰,文范,文彬,文锦,文藻,素美,文杰,元贞,西耀,文耀……真可谓人才辈出,他们在政界、军界、商界、学界、文艺界等领域里,各抒其志,各有千秋,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。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