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21-07-12 20:57
文史总编

刘雨涵丨李雪琴的“平行宇宙”

  李雪琴的“平行宇宙”
  刘雨涵
  没想到,李雪琴从前年红到了去年,又红到了今年。她的身影穿梭来去于目前多档综艺节目中,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《心动的信号4》《听姐说》《拜托了冰箱7》《向往的生活5》……还在各种演讲活动中持续输出观点和金句。最近知乎平台举办了《李雪琴的成人世界答辩会》,她为毕业学子答疑解惑。谈到“30岁该不该结婚”,她说结婚像是解几何题。谈到找工作,她说“比我赚钱的没我高兴,比我高兴的没我赚钱”。连对象都没有的李雪琴,甚至还分享了自己对于养娃的见解。
  综艺节目中的李雪琴,是个宁愿自己一个人刷两个小时碗,也不愿社交的“社恐患者”。演讲活动中的李雪琴,能够一个人侃侃而谈一个半小时,帮年轻人解答“如何过好这一生”这样的问题,被赞“人生导师”“人间清醒”。同时她还是那个生长于辽宁铁岭的小镇姑娘,是逆袭人生的北大学霸,前往美国深造的纽约大学研究生,短视频工作室的创业者,喊话吴亦凡的追星女孩,在脱口秀舞台上舌灿莲花的优秀表达者……这些形象仿佛散落在了不同的“平行宇宙”,最终拼凑出来了李雪琴本琴。
  似乎总是有两股力量拉扯着李雪琴,一股是当个普通人的下坠力,一股是努力成为精英分子的提拉力。父母从小对她的教育方式就是“随便玩儿”,上网,随便;出去玩,随便;想干啥干啥,从来不说她。这反倒让李雪琴生出了一种自主学习的劲头,“不好意思不学习,感觉不考第一都对不起他们对我的纵容。”于是从小学到初中,她几乎次次都是第一名。后来李雪琴考入被称为“辽宁名片”的顶尖高中,又进入了文科尖子班。李雪琴不是那种典型的学霸,却非常在乎自己的成绩,一旦掉出前十名,她会焦虑到痛哭。最终,李雪琴以辽宁省自主招生第一名的成绩升入北大就读。
  北大毕业后,李雪琴到纽约大学读研,但她又觉得自己扛不住了,想要休学。母亲没有多问,只说,“可以,那你就回来。”“我妈”是李雪琴在脱口秀中提及最多的人,“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,我妈永远都会在的。”母亲成为了李雪琴想要下坠时,永远会接住她的那块柔软的垫子。
  回国后,李雪琴和好朋友一起创立了短视频的内容制作公司。2019年9月是李雪琴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。当时,她在抖音发了一条视频,“你好吴亦凡,我是李雪琴,你看这清华的校门,多白。”视频很快获得了上百万的点赞,让李雪琴吸粉300万。后来她又喊话郭艾伦、李彦宏,都得到了本尊的回应,成为“追星锦鲤”。很快她北大学霸的身份又被人扒出。
  参加《脱口秀大会3》时,李雪琴的公司已经从北京搬回了沈阳。在节目中,李雪琴说,“谁说梦想只能在北京才能实现?宇宙的尽头是铁岭。”她反问那些觉得一定要在北京才能实现梦想的年轻人,“请问你的梦想是举办奥运会吗?”她说自己的梦想就是回到东北拥抱熏鸡架和锅包肉,观众纷纷为她点赞。而这背后的现实因素是,他们的公司因为内容热度减退而面临商务资源拓展的窘境,又恰逢疫情期间,为了节省成本,公司才不得已搬回了沈阳。
  《脱口秀大会3》让处于“水逆”的公司彻底翻盘了。李雪琴虎背熊腰地登场,手扶话筒一脸生无可恋被迫营业的样子,每场都说自己要被淘汰了,却总是能够舌灿莲花赢得满场喝彩,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地挺进总决赛。台上的她如利路修那样期待早日“下班”获得自由,可实际上李雪琴却有着极重的心理包袱。她说录制《脱口秀大会3》的过程中,只要飞机一落地上海她就生理性地想吐。讲不好的时候不开心,可即使讲好了,她也很难高兴起来,“那下一场怎么办?哎呀,得一直进步才行啊。”最后决赛那场她觉得自己演砸了,从录完到播出中间有23天空当,她没有一天是高兴的,等到播出那天,她甚至把微博都卸载了。
  虽然最终只拿到第5名,可《脱口秀大会3》还是让李雪琴不可逆转地爆红了。出圈之后,李雪琴仍然被两股力量拉扯着。当感觉自己的工作超负荷了,她去问合伙人,“这个活儿能推吗?”合伙人说能推。她又接着问,“推了要赔多少钱?”合伙人说了需要赔付的数字,李雪琴就把那些想要推掉的活儿,全都接下了。
  镜头前的李雪琴慵懒懈怠、得过且过、举重若轻,可是镜头之外的李雪琴过得并不舒坦,每当她想让自己躺下,总有一股不知从哪儿来的进取心把她从地上抓起来,让她继续跑起来。李雪琴分析自己不开心的原因是什么都想要,“我又想自己过得爽,又想有钱,又想别人尊重我,还想找对象,那你当然不快乐。”
  喜欢李雪琴的人,觉得她亲切又有内涵。亲切,是一种自我投射——原来舞台上的那个她,也是像自己一样颜值不高、身材不好、踟蹰不前的人。内涵,是一种自我期许——这样的她也可以成为北大学霸、脱口秀达人、综艺明星,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?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精品妙文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