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21-07-23 10:39
文史总编

昌乐知县朱宏仁故事

知县查门
  朱宏仁,字完一,号静庵,河南省清丰县人。清雍正元年(1723年)中进士,次年任昌乐县知县。他博学卓能,廉洁勤政,以兴利剔弊为己任,对淫威害民者严铲不怙,百姓由衷爱戴。在他离任后,百姓就自发捐款,在城隍庙为他建了"生祠",虔诚供奉,敬情笃厚。
  祠,是古人祭祀死者的处所。当时朱宏仁人尚健在,缘何百姓要为他建立"生祠"呢?这完全是由于朱宏仁卓尔不群的政绩感动了邑民。祠前树一石碑,镌列其政德概要。以示褒扬:
  捐俸买学田六十亩,在营丘集。
  旌表节孝不受谢仪。
  新进生员送学不用公宴。
  绝口不言生辰,士民无由庆贺。
  丁祭公费不丝毫派累行户。
  童生试卷定价银五分。
  内宅门不受规礼。
  线行鱼行永不押贴。
  带征粮加,当年粮加一七。
  征粮不用催役。
  量斗人每斗定价大制钱二文。
  牙行押贴定价大制钱五百。
  迎春公费不丝毫派累行户。俱自出备。
  粮票定价大制钱二文。
  祠成档案,流芳千古。县内至今还流传着他比鸟育人、夜查城门等具体业绩。也成口碑档案,世代流传。
  朱宏仁初莅昌乐时,发现有些年轻力壮的人不事农桑。却挑笼玩鸟,游手好闲,就出一告示说某日要在县大堂前比鸟。届时数百人举笼托鸟赶来。一时间县大堂前人声鼎沸。众鸟啁啾。眼看人鸟到的很不少了,朱知县亲自出面。先请数人介绍其鸟的食物搭配和饲喂程序。养鸟者以为自己的鸟吃得越好、侍奉越周到才越显其鸟珍贵。就挖空心思叙述其鸟食之珍奇,侍奉之繁难。只介绍了几人,朱知县就插问他们:
  "你爹娘吃什么?你奉养爹娘也这么热心周到吗?在你心里你爹娘能不能跟上你这鸟尊贵?"
  养鸟人这才知道"比鸟"的真正目的。一个个瞠目结舌。面呈愧色。朱知县趁机细讲了青壮年应只在空闲时玩耍,趁年轻力壮勤事农桑、兴家立业、孝敬老人的道理。从此县内民风优化,生产发展。
  当时。县城内常有歹人出没,骚扰百姓,他便下令东西南北四方门军严把城门,煞黑关闭,黎明开启,夜晚不准开门放人进城。开始时效果显著,百姓得以安居乐业。但不久就又渐有歹人出没,他料定有门军玩忽职守,就在一个大雪初晴的傍晚微服出城,至半夜时分。先到东门叫门:
  "门军大人行行好。开开城门放我进城吧。我有急事。"
  当时城门是铁制的大厚门。门军的卧房都有个小窗户通着门外。不大一会儿屋里还真点亮了灯。门军从窗口向外喊到:
  "知县老爷有令。夜晚不准开门。"
  他趁机央求:"俺娘长病,急等着进城抓药呢,你开开门我给你两吊钱打酒喝。"
  "知县老爷不准开就不能开。你给二百吊也不开!等明天早晨吧!"屋里的灯吹灭了。
  他又到南门去叫。南门军答应得很痛快。连灯也没点。只答了一句"夜里不开门",就再也没搭腔。
  他又到西门去叫。西门军答应得很痛快,可能他是没脱衣服,囫囵睡的,刚一叫他就敞开了小窗问:"什么事?"
  朱知县又像前两门一样说要进城替娘买药。西门军只字不提禁令。只是说:"这深更半夜,冷冷呵呵的,怎么起身去给你开门?"
  朱知县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连忙说:"你行个方便开开门,我给你两吊钱你打酒喝。"
  没想到西门军却说:"不光天冷。知县大人还有令不准黑夜开城门呢,我给你开门还担着份风险。你两吊钱能买着我给你开城门吗?拿四吊来!"
  "我就捎着四吊钱呢。都给了你就没钱买药了。"
  "那你就别进来!"小窗咣当关上了。但屋里的灯却没有吹灭。朱知县连忙又敲窗子。递上四吊钱,进了城。
  第二天晚上,他又去叫北门。北门军先是不开,当他带着哭腔可怜巴巴地说他娘病了。急等着进城买药时,北门军被说动了,起身给他开了城门,对他说:"本来知县老爷有令,黑夜不准开城门,为了成全你的孝心。让你能尽早买药回家给你娘治病,我就担个罪过开门放你进城吧。"朱知县掏出两吊钱递上说:"感激门军大人恩典!"北门军却把钱一推:"我给你开城门是为了你尽早给你娘治病?不是图钱。你要是拿钱买着我给你开门的话,你赶快再出去!"硬是不收钱。
  两天后。朱知县把四门军召来大堂,问他们:"近几天夜里有没有叫城门的?你们开了没有?"
  东、南两门军都说有叫的,并如实说了经过。
  北门军说有叫门的,我为了让他能早买上药回家给他娘治病,就给他开了。他也是如实讲了经过。轮到西门军了,他想,深更半夜的。不会有人看见,就很干脆地回答:"西门没有来叫的。"
  朱知县没表现喜怒。也都没加褒贬,只是又问西门军:"东、南、北三门都有叫的,怎么就西门没有叫的?是不是有叫的你忘了?你再仔细想想。"
  西门军一惊,是不是那夜开门时知县在旁边看见了?但他接着又镇定下来,想:根本不可能,深更半夜里,根本不会有别人!再说,东门和南门也未必没开,也未必没收钱。只是撒着谎骗知县罢了!于是他壮着胆子一口咬定:"没有叫门的,一直没有叫门的!"
  他说得理直气壮,毫不胆怯。可他刚说完,朱知县猛地一拍惊堂木。
  "没有叫门的。你哪来的四吊钱?把那四吊钱还我!"并当场宣布:"东南两门军忠于职守,每人奖钱四吊。北门军私开城门,本该处罚,念他当时不为钱财,今又如实禀报,暂且不罚,但必须记着,今后再不能轻信叫门人的一面之辞私开城门。西门军以权谋私,开门敛财。今日又当面撒谎。先打四十大板,再降俸禄一成。下次再犯。加重处罚!"
  东、南两门军兴高采烈,北门军心悦诚服,只有西门军,皮肉受了苦。被降了俸禄,肉痛心痛。自此,四门军恪尽职守,社会安定,百姓康宁。
  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昌乐文史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