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21-08-30 20:15
文史总编

清代奇案,丈夫洞房身亡,妻子被判斩首,知府翻案,擒住真凶

    清代一桩奇案,丈夫洞房身亡,妻子被判斩首,知府翻案,擒住真凶
    清朝道光三十年(公元1850年),江苏太仓人陆增祥高中状元,被任命为福建龙岩知府。
    陆增祥到任的半个月前,龙岩长汀县东山村锣鼓喧天,唢呐齐鸣,一村民家中正在办喜事。新郎蔡乔恩迎娶了邻村的姑娘柳月英为妻,蔡乔恩年近三旬才娶妻,因此家里虽然贫穷,婚事也办得风风光光。
    蔡乔恩的新房位于山麓北端,终年难见阳光,房子夏季非常舒服,因为比较凉快,冬日就比较寒冷,平日里蔡家很少有人登门。柳月英来到蔡家后,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喜欢上门找柳月英聊天。昔日门可罗雀的蔡家,成了村里最热闹的地方。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小媳妇巧慧来找柳月英,却见蔡家大门紧闭,巧慧暗笑昨日二人洞房花烛,缠绵到大中午还不起床,于是便猛敲大门,但许久也未见有人应答。巧慧觉得奇怪,用手指捅破窗户纸往里一看,看见床上帐子内似乎有两个人。人既然在床上,为何敲门不见动静?巧慧觉得情况不妙,赶紧跑去老屋叫来蔡乔恩的父母,几个人用力把门撞开进去,却发现了令人心痛的一幕。
    在卧室内的大床上,新郎蔡乔恩浑身发紫,心跳呼吸已经没有了。睡在一边的柳月英却呼吸匀称,似乎正睡得很香。蔡乔恩的父母嚎啕大哭,巧慧则用力推搡柳月英。过来大约半盏茶的功夫,柳月英才醒了过来。当她发现丈夫已经暴毙身亡时,惊讶得目瞪口呆。蔡乔恩的父母见儿媳妇好端端的,于是抓住柳月英不放,要将她抓去报官。
    长汀县令接到报案,带着衙役到现场勘验,现场并未发现任何端倪。县令询问地保蔡家的一些情况,地保告诉县令,蔡家父母和村民们都认为是柳月英杀了丈夫。县令惊讶不已,问地保和村民们为何都这样认为?这其中难道有什么隐情不成?
    地保禀告县令,柳月英的娘家也是很贫穷的人家,柳月英才16岁,父母就逼着她嫁给30岁的蔡乔恩,柳月英死活不愿意。柳月英还有个哥哥,20多岁还未娶妻,父母于是打算把柳月英嫁了弄到彩礼再给哥哥娶亲。蔡乔恩家也很贫穷,不过蔡家父母养了一头300来斤的大肥猪,柳月英的父母看上了这头大肥猪,于是就用这头大肥猪当彩礼。出嫁前,柳月英在家中大吵大闹,曾经扬言如果逼她太甚,她就和新郎同归于尽。
    现如今蔡乔恩离奇身亡,洞房花烛夜里只有夫妻二人,无人能进入房间。蔡乔恩死在房中,柳月英却丝毫无恙,很显然凶手就只能是柳月英,其他人没有这个动机和机会作案。蔡家父母和村民们都一致认为,肯定是柳月英杀了蔡乔恩,以此报复发泄心中的不满。县令又提审了柳月英,柳月英对此供认不讳,甘愿一命赔一命。这桩案子被定为新媳妇杀夫案,经过审讯后就这样结案了。县令判处柳月英斩首,案卷呈报刑部复核,就等着开刀问斩了。
    半个月后,陆增祥到龙岩担任知府,陆增祥看了卷宗之后觉得奇怪,卷宗之上画了三个圈,而且用笔很重,纸张有些地方都划破了。陆增祥看了这三个圈,认为这桩案子还有很多没有搞清楚的地方,于是他决定重新复审此案。师爷见状赶紧提醒陆增祥,办理此案的长汀县令已经调任他处担任知府了。现如今要翻案的话,势必会得罪长汀县令,而且长汀县令的岳父在邻省当了巡抚,重新翻案可能会招致同僚嫉恨和上司打压。陆增祥却不这样认为,他说人命关天不得不办,任何人都得公正执法才行。
    陆增祥先是提审了柳月英,柳月英跪在大堂下泪流满面,陆增祥问她有何冤屈?柳月英听罢叩头感恩不已,往日审案别人都是斥责她有何罪行,问她为何要杀了丈夫。陆增祥却只问她冤屈,柳月英心中感恩不已。柳月英说,她虽然极不愿意嫁给蔡乔恩,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她进入蔡家那一刻就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了,当初说要与蔡乔恩同归于尽的话也不过是一时冲动说的气话而已。
    洞房花烛夜那晚,丈夫蔡乔恩无故暴毙,当时她一直昏迷不醒不知发生了何事。但众人咬定房中只有他们夫妻二人,而且门窗紧闭没有人第三人进入,必定是她毒杀了亲夫,这使她有口难辨。新婚之夜就死了丈夫,而且还被人认为是凶手,她感到即使自己不死,做一辈子的寡妇也非常凄苦,索性认罪死了算了,于是就承认是她杀了人。卷宗上的三个圈,是因为她不服气所以才用力画的,不料却引起了陆增祥的注意。
    陆增祥审完了柳月英,又找来地保和村民们询问柳月英出嫁前的情况,地保和村民们都说柳月英出嫁前老实本分,既没有与人有私情,也没有极端暴戾的脾气,反而为人温和有礼,就是对自己嫁人一事很在意,非要自己选择夫婿。家里要让她嫁了换彩礼,她于是才性格大变与家人大闹一场。蔡乔恩暴毙身亡,究竟是不是柳月英杀的,这个只有她最清楚。
    陆增祥又让仵作详细禀告一下验尸情况,仵作说蔡乔恩并非死于食物中毒,也并非死于毒针毒剂丧命,他的身体浑身发青发紫,肺部中毒最深,肺部被不明毒药浸透腐蚀,且有一股奇怪的毒药气味。这种毒药气味是什么,他没有办法弄清楚,因为这是生平头一次见。
    陆增祥听了仵作的话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他在大堂之中来回踱步,来回思考案情。反反复复走了多遍之后,陆增祥问仵作蔡乔恩的新房是不是在山的背后?仵作忙回答说是的。陆增祥随后带着衙役和仵作去了蔡乔恩的新房,他要再次查验一番。
    一个时辰以后,陆增祥等人骑马乘轿来到蔡家,蔡乔恩的新房是一座石头房,紧靠着一座石头小山。石头墙面用泥巴涂墙,整个新房阴暗潮湿,石头墙面上渗出了一些水来。在床底下,有一只侧翻的夜壶歪在一边,好像是被人弄翻了一样。
    陆增祥让仵作取来银针,让衙役们试探石墙、地面和尿液,看看究竟有什么异常没有。众人领命,每个人手中领了一根银针去试探。在试探相对潮湿的泥巴地面时,银针插进去后马上变色,说明泥巴地上有毒。泥土地上有毒,这种毒药是什么呢?起初怀疑是砒霜,但经过仵作查验发现不是。
    陆增祥告诉众人,这并非是一种砒霜或者其他的毒药,这是一种奇怪的蛇毒。在江苏太仓本地,他曾听老人说老家那边有一种奇怪的蛇叫飞虺。飞虺是一种体型中等的毒蛇,全身呈现青色,其爬行速度极快,犹如在草上飞一般,此也有人称其为“草上飞”。飞虺虽然体型不大,但是毒液量却相当惊人,能将毒液从嘴里喷射而出,距离长达一两米远。飞虺性暴烈,平日里喜欢将毒液吐出,而且总是栖息在阴冷潮湿的地方。中了飞虺之毒,人很少能活过一天的。
    按照柳月英的讲述,当时她昏迷不醒,有可能是她中毒不深,而蔡乔恩肺部严重感染,很有可能是他吸入了大量毒液。仵作从未见过这种毒蛇,自然验不出来到底是何种毒药。经过观察蔡乔恩的新房,综合种种情况进行推理,蔡乔恩被毒蛇杀死的可能性最大。要想验证这一推断的真假,只需要把房子里的墙缝一一检查就行。
    陆增祥让衙役们找来当地的捕蛇者,让他们进入石房子里捕捉毒蛇。七八个当地有名的捕蛇者进入石头房子,经过半天的寻找,终于在床底下石墙的缝隙里找到了一条浑身青色且有点发红的飞虺。飞虺本身是青色的,如果青色鳞片中夹带着一点红色的,那毒性就比纯青色的高出了很多。这种毒蛇极其危险,此蛇会弹起来喷射毒液,捕蛇者们早就准备了大网,趁它恼怒跳起喷射毒液时一网将它罩住,随后用火烧死。
    石墙中找到飞虺,床边发现被踢到的尿壶,很显然是蔡乔恩起床小解,不小心踢翻了尿壶。他伸手去捡尿壶时,飞虺从床底下窜出朝他喷射了毒液,蔡乔恩吓得大喊起来,毒液喷射进了他的嘴里,毒雾被他吸入肺部。柳月英听到喊叫声起来查看,不料也吸入了部分毒雾,虽然她吸入了毒雾很少,但也导致她昏迷不醒。这就造成了蔡乔恩被毒死,柳月英昏迷的情况。
    案子真相大白,一切合情合理,推断精准。陆增祥对抓蛇的捕蛇者进行奖赏,此时有一个年老的捕蛇者告诉陆增祥,他在此地生活了几十年,捕捉的毒蛇不下数百条,却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毒蛇。这种毒蛇根本就不是本地的,本地的这种毒蛇体型更小,且不会有红色的鳞片在身上。陆增祥又问了其他捕蛇者,他们都说不认识这种毒蛇。
    陆增祥心中一惊,当即赶去长汀县衙审问柳月英,陆增祥问她是否与人结仇?柳月英说出嫁前她极少出门,根本就没有什么仇家。陆增祥又问蔡乔恩的父母,他们的儿子是否与 什么人有过节?蔡乔恩的父母说儿子为人老实勤劳,从未与人有过半点纷争。
    柳月英说,由于父母逼着她早点嫁出去,所以还未等蔡家来接亲,她就进入了蔡家。在举行婚礼时她已经在蔡家住了一个礼拜,蔡家好不容易娶到一个媳妇,巴不得媳妇早日进门,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,而且还照样在家中为他们办婚事。所以在办婚事之前,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时常上门来和她聊天,柳月英与她们相处得很融洽。
    陆增祥问柳月英,上门来和她聊天的女人中有哪些人?柳月英说巧慧是她的发小也嫁到了这个村子,她上门的次数最多,几乎每天都会来。陆增祥问柳月英,巧慧夫妻二人是否有仇家?柳月英说不曾听说有什么仇家,只是前不久巧慧想回家的路上被一个捕蛇者调戏了,巧慧把此事告诉了她的丈夫,她的丈夫追出去把捕蛇者打了一顿。
    陆增祥听到这里,心中顿时明白了八九分,当即把当地所有的捕蛇者集中起来调查。捕蛇者有数十人之多,全部集中在县衙大堂里,巧慧一个个过目,结果没有发现那日调戏她的捕蛇者。陆增祥问捕蛇者,县里的捕蛇者都到齐了吗?他怀疑这个捕蛇者是外地的。其中有一个捕蛇者说,所有的捕蛇者都已经到齐了,就差了李家庄的李福进没到。这个捕蛇者刚刚说完,马上就有人纠正:“李福进半个月前已经死了!”
    李福进已经死了,陆增祥只好传讯他的儿子到堂询问。李福进之子说:
    半个月前,他的父亲李福进从外面回来,他被人打得鼻青脸肿,浑身是伤。李福进气得不行,家人问他到底怎么了,他也不肯多说一句话。第二天他就起身出了家门,说他要去外地办点事情。几日后的一个晚上,李福进返回家中,他这次似乎心情好了很多。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李福进却死在了床上,家里人进去一看,发现他全身青紫色,浑身僵硬冰冷。李福进以捕蛇为生,家人见他的症状是中毒身亡,当时只当他是抓蛇中了蛇毒而死,所以也就没有报官处理,只把他的尸体收殓安埋了事。
    陆增祥听到这里,问李福进之子其父是哪天死亡的?李福进之子说是本月十五日那天,这个日子就正好是蔡乔恩死亡的日子。陆增祥经过一番分析综合,终于理清了本案的来龙去脉:
    半个月前,李福进出门捕蛇,来到位于小山下的蔡乔恩家附近,正好遇到从蔡乔恩家闲聊返回的巧慧。巧慧长得肤白貌美,又是孤身一人走在山道上,于是李福进就冲上前去调戏她。巧慧怒斥李福进无礼,两人发生激烈争吵。此时是大白天,李福进见巧慧越骂声音越大,害怕引来其他人。于是在巧慧身上狠狠摸了一把,就心满意足地溜了。
    巧慧回到家后,把路上被调戏的事情告诉了丈夫,丈夫带着一根棍子就沿路追了上去。李福进正巧刚刚钻进一片果树林里,他以为在树林里没人发现他。但他却不知道那片树林就是巧慧家的,巧慧的丈夫见李福进钻进果树林,以为他调戏了妻子还要偷果子,于是冲进去将他拖出来打了一顿。
    陆增祥的字
    李福进被打了一顿,灰溜溜地回到了家中。他回到家后越想越气,他知道蔡乔恩家的那种石头房子最适合飞虺栖息,于是到外地去抓到了一条飞虺,把这条飞虺放进了蔡乔恩家的石房子里。李福进不知道的是,他只看到巧慧从石头房子里出来,却不知道那间房子是蔡乔恩家的,并非是巧慧家的。李福进把毒蛇放入了蔡乔恩家的石头房子,洞房花烛夜那晚,毒蛇从石头缝里钻到了床底下,蔡乔恩起床解手时毒蛇从床下窜出毒死了他,柳月英去救结果被毒晕。李福进自己也没有得到好下场,他在放毒蛇时防范不慎,最后也被毒死。
    案子经过就是这样的,这一切都是捕蛇者李福进调戏巧慧被打,然后又报复杀了蔡乔恩。蔡乔恩飞来横祸,成了巧慧夫妻的替罪羊,成为本案最大的受害者。此案相当离奇,若不是陆增祥聪明决断重新翻案,此案将成为永久的谜案,柳月英必将被斩首。到那时,一桩冤案,导致三条人命葬送的悲剧必将上演。
    此案告诫后人:人心胜过毒蛇,比毒蛇更毒的是欲望。李福进贪色害命,用毒蛇杀人。他调戏人家妻子,被打后就肆意报复。结果搞错了地点,害死了无辜的蔡乔恩,还差点连累柳月英被杀。而作恶者也没有得到好下场,他用蛇毒杀人最终也被毒蛇杀死,真是天道循环,报应不爽。李福进这样的恶人,其心甚过毒蛇,生活中并不少见。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文存经典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