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74天前
鄌郚总编

《最后一个本科生》简评

    《最后一个本科生》简评
    作者:弦月竹杺
    世界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,新时代的到来引发一系列的矛盾与危机。如何在变革的年代寻找自己灵魂的居所,麦必文先生以冷峻的眼光看待世界,并试着在风云变幻之际窥探人性最本质的特性,进而告诫当代人“珍惜当下,乐观此生,俗世皆局,浑然入世”。执念生魔,惟愿读过此书之人,都可从中窥视一二,踏实从容,莫生执念,世界尚且安好!
    魏武帝曹操出生卑劣,时人多嗤笑,然子自幼多晓慧,善机谋,及至操持天下,文治武功。后人皆谓之“奸雄”,然时势造就英雄,生逢乱世,人性本此,他人何为?小说主人公陈欧大致若此,坎坷荆棘,一路走来,鲜花与掌声,都来自无眠的夜和无奈的心。人性的贪婪使得一些人丧失了心智。丘吉尔说“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”在噬人心魔的利益染缸里,没有一个人是清白无辜的,人性的高低只不过在疏忽之间,资本与美色衍生出无数疯狂的掠夺与占有。欲望异变为谋略,谋略异变为手段,手段又异变新的分支。金钱的诱惑,色欲的火舌,资本的占有,科技的驱动,乃至人性的攀比,任何与之接触的东西,不论人还是物,都会在不知不觉中沉沦、堕落。或许堕入其中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出现,本已是棋盘上一颗被别人操控的棋子,只不过棋子的势力太小,他只能作为一个小卒的身份,替别人的成功铺就道路,或许棋子的死亡,都沾染着不为人知的计划。在欲望和利益面前,在新的动荡来临之际,许多人在迷茫与恐惧中被他人所利用,亦或利用他人。人性的争夺彻底沦为兽性的厮杀,物竞天择、适者生存的命运随时都在上演。但是,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为高级猎手,多数人只是低级老鼠,跟随着生物圈洪流,在食物链的浪尖打转:小人委身于大小人,大小人在委身于小大人,小大人之上是大大人,大大人之上是特大人——没有谁是最大的那个,新的强者总在不断的产生,弱者死,老者退,谁能风光无限,最后皆不过是万物有常,过眼即是云烟。
    所幸,这只是暂时;所幸,并不是万物如此。野心大的人容易产生贪欲,贪欲大的人容易产生执念,而执念造就心魔,心魔破坏一切。所幸,世人之中,总还有清心寡欲之人,总还有大智若愚之人,总还有人把自我的价值看得比利益产生的价值重得多;所幸,世界尚且美好!阳光与空气一样美好,晨露与夜色一样清新,在皎月的相伴下去山顶吹吹风,放眼之内,五色斑斓,星火闪耀,世界与你平行,万物与你同在!拥抱当下,繁花尽落!
    附:坊间流传的三句话
    坊间流传的三句话
    陈欧那天从孟子洲家里走出,正在行人道上走着,忽然瞄到一辆开过的迈巴赫减速停下了,从车窗探出一张高颜值脸蛋,叫了声“陈欧”。
    陈欧心想,认识我?我可不认识你。但是能够在燕园走的人,总是与永恒有点瓜葛,他便回了个注目礼。
    上车,送你回去!美女大声招呼。
    总部,不远。
    上车嘛!美女热情有加。
    陈欧想难道你还能吃了我,便上了车。
    哪里见过?
    美女笑说,你是足球明星嘛。
    一个踢球的。
    我叫陆莹。美女笑说,吃饭没有?
    还没呢。陈欧说,不急。
    一起出去吃吧。
    也行。
    我是卖茶叶的。陆莹说道,到茶庄坐一坐?
    不容陈欧说好还是不好,陆莹带着陈欧,开进了闹市区。
    呐,我的小店,见笑了!陆莹带陈欧上了二楼,转身冲楼梯口叫道,小邱,上来。
    陆莹进洗手间去了。待她出来,小邱已泡好茶,给陈欧倒了茶,自己捧着一杯茶呷着,妙目瞄着陈欧
    小邱,今晚多整两个菜,请你欧哥吃饭。陆莹笑对陈欧说,还要等一会!
    不饿。陈欧说。
    陆莹喝着茶,说,刚才拜访领导啦?
    到孟总家坐坐,他以前分管我们那边。
    对总部比较了解了吧?陆莹说。
    不怎么了解。陈欧说。
    从外面到集团办,要对集团总部非常熟悉。
    那是。陈欧说。
    嫌我嘴笨吗?陆莹笑道,不嫌我嘴笨的话,我还是可以讲一讲的。
    莹姐请讲。陈欧说。
    陆莹说,永恒有五大家族。
    陈欧知道这些做生意的,门道极广,便认真听起来。
    我知道的也不多,你别小学生似的。陆莹笑说,我讲一讲坊间流传的三句话吧。
    第一句话,“陈家的企业,徐家的天下”。永恒集团由陈氏家族控制,由徐氏家族管理。永恒集团的政策基本上由徐氏兄妹制定。哥哥徐达是海归,先是在设计院做,然后做过地产公司副总裁、总裁,现在地产公司改由陈家大女婿做总裁,但中上层整套人马基本上还是徐达的旧部,日常也只听徐达的。妹妹徐菲从小在广州长大,见过大场面,老爸是分行长,她也做过支行长,永恒做房地产业务后才挖过来的,在永恒有20多年的根基了,人脉广,口碑好,做事干练。
    “宁可得罪孟氏的将,不可得罪徐氏的兵”。孟氏家族很内敛,在各个业务板块、各条专业线都有孟氏的干部守护家族利益,虽有个别很冲的,但总体上比较低调,隐忍行事,只要你不跟他们对着干就行。你无意之中得罪他们这个家族或者派系的人,哪怕是比较高级别的干部,都还有回旋的余地,可以修复关系。但是你千万不能得罪徐氏派系的,哪怕他是个小兵。整个派系都是海内外各高校的精英。985高校研究生以上学历,C9可放宽至本科,海外常春藤名校,起步高,遴选严,符合“标准”的尖子生才能加入他们这个阵营。他们高学历、高智商、高情商——每人都要求达到“三高”,不然的话,走不到一起,更别说进入核心圈子了。他们被孟氏、程氏家族称为“精致利己主义者”。他们这一派系,只听三个人的话:徐氏兄妹,还有大老板陈健林。
    陈主席又有什么办法降服他们呢?
    陆莹瞄了陈欧一眼,说,陈健林是天生的王,每个人都得服。
    陈欧“哦”了一声。
    “徐氏精、程氏笨、孟氏实、黄氏虚。”这是第三句话。“徐氏精、孟氏实”已经说了。黄氏虚,虚到什么程度呢?第99次放你鸽子以后,第100次还是有可能放你鸽子的。他们与哪一家族或派系都很好,好好先生出了名。但他们只关心圈子中央,大概20个左右成员的利益。如果你能够进到前20名成员,他们会超常规偏袒你,没什么原则可言。但如果你进不了核心圈子,他们对你只有虚诺,没有实际利益。程氏家族是以程亮为首的一个派系,基本上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程家老爷子这个人,目前在整个永恒是比较被动的。他们从外地过来,既没有根基,也不懂得为人处事,还是仰仗大老板的脸面做点事。但他们又不懂得和大老板处理好关系,大老板也懒得理他们。
    如果找靠山,孟家是比较可靠的。——每个人初来乍到都得投靠其中一支,不然活不了三个月;就算勉强活了,但是会活得很没意思,职位升不上去,捞钱也捞不到。
    陆莹说完三句话,两人又聊了一会,小邱端上饭菜。陆莹道,边吃边聊吧。
    吃完饭,陆莹说,爱喝什么茶?送你两罐茶叶吧。
    不用了吧。陈欧说,我还没谢过美女老师呢。
    我就随便挑两罐吧。陆莹说,这罐,是湖北五峰的毛尖;这罐,是福建武夷山的大红袍,就是从那两棵很有名气的大红袍嫁接出来的种,也是在武夷山区长成的。
    陈欧晓得这是很贵的茶叶,连忙推辞。
    交个朋友!陆莹却是说一不二,不由陈欧推却。
    欢迎你常到茶庄坐,我是看好你的,你一定可以成为明日之星,升了官发了财请告知一声,不用你买,也不用你推荐。陆莹笑说,当然,要是有高客,送礼是首选。燕园的人,都喜欢喝我这里的茶。
    陈欧想,不欠人情就是没有朋友,自己初来乍到,也就只有这么一个“朋友”,先交着吧。
    陈欧说,感谢了!
    周六、周日,陈欧这个小兵回湖北武汉看望未婚妻。集团高层去深圳开会。
    陈欧这星期积累了一些江湖传闻。这里面既有陆莹的讲述,也有其他人的添加。杜贵、张国茂,还有一大批预备役人员,他们贡献了不少八卦故事。
    陈欧眉飞色舞讲着,王欣然却看出了他的不快。
    欣然说,要不,我们都辞了职,到外面开店吧。
    比如鲜花店?陈欧说,上星期买的花,10元一支,进货价5元,看起来很好赚,但这5元毛利,得付工资、店租、水电、税费,开的人多,竞争激烈,压力更大。外面这些小店,开开关关,一年不知换多少个招牌呢。
    我听你的。欣然说,下周末我到广东找你吧。
    老婆过去指导工作?陈欧说,欢迎!
    我这边工作稳定,月末月初也就几张报表,好办。欣然说。
    到时带你玩好玩的。陈欧说。
    要不,你发个文件,把我也调过去好了。欣然说,来来回回,多浪费时间。
    也浪费钱。陈欧笑说,还没有领证,顺便物色一下富二代也好。
    不跟你说了。欣然说,你还不放心吗?周一我们去办证吧。我对钱没什么感觉,我只要你对好。
    知道你好。陈欧说,只是调到集团总部要很强的关系。我再想想办法吧。
    陈欧想,下周可以找找徐珊珊,或者那个陆莹,看看有什么渠道可以把欣然也调过去。看来,事业暂时不会有太大起色了,那就把个人的小日子过好。
    (节选自《最后一个本科生》)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文存经典 精品妙文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