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17-04-02 17:25
文史总编

一百五添新土

回复 引用 顶端
刘文安 [1楼] 发表于:2019-03-25 21:28
文史总编
  一百五,添新土
  刘文安
  一百五,燕子到了青州府,春天来了,一百五十天,指冬至之后的第一百零五日。一路走来,几度雪飞春,草木萌发,杏花,桃花,海棠也次弟展放,迎春花更是满目熙攘,一百五扫墓有"一百五,去添土"的说法,也是重大民俗活动。
  一大清早,庄里老少爷们,年青人居多纷纷带锨镢去先祖坟茔添土,有修葺房屋之说,我家的祖茔,在马驹岭东河一带,我去的时候,墓地里己是人影幢幢,大家都在忙着添土。刘氏祖茔最初在庄东头,牵涉盖学校,在破四旧时,就被整体搬迁到南大方瓦砾地一带,后顾念大众情怀,村委出于耕地的考虑,将坟茔统一迁到东河的平冈地段,此处在马驹岭山麓,沿东河坝一线,下有海泉漫涌,左带树林环绕,为风水宝地。
  黎明时分,夜幔渐渐散去,四周沉寂,大家都忙于添士,在这样的环境气氛里,有份庄重肃穆弥漫而来,说话的很少。我先清理了坟头上的杂物和纸屑,开始添土,地处平冈,沙土较多,父亲去年才过世,母亲因病也过世多年,这就是老俩的托躯之地,逝者安息!在生命的敬畏里,犹如叶落归根,水归大海,一切都是落士为安。
  家父生前有“上活坟,不上死坟”训诫,更有“穷不可富葬,富不可穷理”之说。重大的丧葬礼仪传承着中国博大精深的孝悌文化。我的的先人穿过历史的风云,绵绵瓜瓞,民之初生,繁衍子嗣,代代相传。
  太阳渐渐升起,阳光穿过高大的榆树,散落万点光华,刘氏墓茔修葺一新,人们也逐渐散去,清明也在眼前。古代的"一百五"与"寒食节"一致,再过几天,人们又带着丰盛的祭品,告慰先人,宽慰心怀,上坟活动是中华文明的星火,但留孝悌在人间。"一百五"与"寒食"、清明一脉相承,主要有扫墓、踏青等,与寒食、清明成系列节日。
  宋高翥有诗云“南北山头多墓田,清明祭扫各纷然。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。日落狐狸眠冢上,夜归儿女笑灯前。人生有酒须当醉,一滴何曾到九泉。”
  踏上归程,鄌郚音乐广场花木盎然,花儿也缨络纷呈,一地繁华。
  
回复 引用 顶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