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签
刘文安 [楼主] 发表于:2019-01-09 14:13
文史总编

吴明金《逸趣斋诗文集》赏析

  吴明金《逸趣斋诗文集》赏析
  苇园痴叟

  吴明金先生,1947年生,昌乐红河镇红河村人。1965年参加工作,先后在公社医院、县防疫站从医;后在县委组织部、纪委、乡镇、县直机关党工委任干事、秘书、副书记等职;1993年调昌乐特师任副书记,2007年退休。现为昌乐作协、营陵诗词学会会员。他忠于职守,酷爱文学,先后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多篇教育论文,在各种报刊发表诗文并多次获奖。2015年,在他的倡议下,历经一年,主编的《红河吴氏族谱》正式出版,受到族人和谱牒文化界的尊敬。接着,他又把近几年写的诗词整理成集,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了《逸趣斋诗文集》。吴明金从政清正,从教严谨,从文执着,这种赤诚勤勉、老有所为的精神值得我们赞赏、学习。
  吴明金从医从政从教42年,有着高超的领导才能和深厚的生活阅历。他把这些人生感悟蕴于诗中,使诗更加平实、纯朴而又富有生活气息。诗乃心声,他的诗必然有着时代精神和情真意切的思想感情,自然会引起读者共鸣。正如为该书作序的王庆荣先生在《序》中说:“已与花甲岁序作别的明金先生,以一支书写了数十年公文的笔,撰写出了他作为一种开启性收获的诗文集,无疑是一件有较大社会意义的人生乐事。”吴明金也在《后记》中说:“诗言志,要把自己的感情通过诗的形式表达出来,使之形象化、具体化,给人以美的享受。”这就是这本诗集的主旨所在。
  吴明金斋号“逸趣斋”,以此冠名,故有脱俗超逸、追求情趣之意。本书收录的150多首诗、16篇散文和谱牒文稿,文笔流畅,生活气息浓厚,充分体现了作者的人生感悟和文化底蕴。
  《逸趣斋诗文集》中以诗为多,多为作者即兴感怀诗,大致分为世事感悟和行旅览胜等诗篇。他身为公务员,身居领导要职,以赤诚之心处理政务,自然有着深沉的世事感悟。文人从政,儒雅多情,把感悟化为诗,所以,诗中有着明显的时代特征和人文情怀。吴明金擅游,走遍了名山大川,从而触景生情,写下了诸多的行旅诗。记得2013年他与郭建华、王庆荣、朱彬占等文友游台湾归来,写了一组《台湾环岛八日游诗作》给我看,其中与王庆荣之唱和尤为引人入胜:
  王庆荣诗:《与明金兄同室居》
  明金先生春雷生,一夜轰鸣震台澎。
  舍得终宵未交睫,乐见同行梦不惊。
  吴明金诗:《步庆荣弟同室居原韵和之》
  庆荣贤弟义气生,任尔轰鸣震台澎。
  纵然终宵未交睫,宽容大度心不惊。
  王、吴游台,同室而居。吴鼾声如雷,震得王庆荣一夜未眠,晨起以诗戏之;吴明金深表歉意,步韵和之。既有诗友之谊,又有唱和之风,颇有情趣。
  2016年4月23-29日,我和吴明金、刘砚秀等人游览三峡、重庆等地。吴明金一路览胜,即景成诗,吟成《三峡、重庆游组诗》16首。其中,夜宿游轮,晨过三峡,面对青山碧波,吴明金吟道:
  江上月色别有天,银辉流光泻清寒。
  点点渔火舟边过,两岸猿声到客船。
  三峡风景天下传,青山含黛云似烟。
  瞿塘巫峡神女峰,各领风骚几千年。
  长江三峡,由于三峡大坝的拦截,已由原来的惊涛骇浪变为平湖清波。峡长谷深,迂回曲折,奇峰连绵,烟云缭绕,游船缓航碧波之间,犹如漫游长卷画廊。我们站立船头,在旭日、船旗相互辉映之下,迎着晨风吹拂,伴着湖光山色,听着吴明金的高亢吟唱,这才是真正的诗情画意。
  吴明金的书稿付梓前曾拿给我看,拜读后写了一首五绝相贺,出版后觉得意犹未尽,故又补了四句,以表祝贺。
  贺吴明金《逸趣斎诗文集》出版
  清幽逸趣斋,翰墨伴贤才。
  细品诗文味,犹如月桂开。
  明珠金塔耀,佳句宝籍排。
  书蕴颜如玉,吟读悄自来。
搜索更多相关文章:营陵诗词
回复 引用 顶端
刘文安 [1楼] 发表于:2019-01-09 14:16
文史总编
  评刘金贵《忆秦娥·清明家祭》
  范永来
  松柏翠,清明难抑坟前泪。坟前泪,音容犹在,梦中常会。   生时历尽人间罪,而今国富民生贵。民生贵,再难享有,泪流心碎。
  词牌《忆秦娥》,《词谱》载:“此词昉(始)自李白,自唐迄元,体各不一。要其源,皆从李词出也。因词有‘秦娥梦断秦楼月’句,故名。”又名《秦楼月》《双荷月》《蓬莱阁》《碧云深》等。后人易仄声韵为平声韵之后,又称为《子夜歌》。本词46字,多为仄韵,双调,上下阕笫三句为叠句。本词在唐宋词中,独具风格,高亢之中含有苍凉之气。
  一般来说,词牌与词题基本无关,但词牌的韵律、情调、节奏、长短各有不同,所以,我们在填词之前,首先要根据自己的构思立意挑选词牌。刘金贵选中的《忆秦娥》,宜于表达沉浮消长情思,符合清明祭墓的氛围。此词基本合乎词律,结构紧密,章法不乱,一条坟前祭祖的意脉贯穿始终,一气呵成。起句 “松柏翠”, 开篇就用常青松柏把墓地的沉寂肃穆烘托出来。紧跟“坟前泪”,投情致哀,苍凉悲怆,抒发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思亲深情。紧接着“坟前泪” 叠出,情亦加深,边泣边忆,充满了对先人的深切思念。下阕上承“坟前泪” 的哭诉一转,由昔日“历尽人间罪” 转到如今“民生贵”,表达了今昔的沧桑变迁,形成鲜明的对照 。但先人已逝,可叹没有福分“享有”了,怎么不使人“心碎”呢?词从“坟前泪”到“泪流心碎”,前呼后应,意脉贯通,言简意赅,虚实相生,可谓清明祭祖的一阕好词。
  更为可贵的是,词写的情景交融,情真意切,全词充满一个“情” 字。诗乃心声,词尤多情,词如果没有情就显得干巴松散,华而不实,空洞乏味。刘金贵的词,从“松柏翠”这一墓地景物开篇,沒有啰嗦,马上转入对先人的哭诉和思念,步步加深,字字含泪,抒发了自已对先祖的满怀情愫。寄情于词,以情感人,这才是诗词意境的展现。
  诗词不是作报告,喊口号,作广告,吹喇叭,更不是空谈说教。言之无物,诗中无情,如同嚼蜡。情景交融,以自己的真情实感溶化于诗,以情感人,那才是诗词独特的魅力。
回复 引用 顶端